公告版位
Daisypath Anniversary tickers Lilypie Kids Birthday tickers

目前日期文章:200506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上上上個禮拜回家,
去埔里拜訪大學至今好久不見的國中好友,
小瓶ㄦ(http://blog.sina.com.tw/weblog.php?blog_id=508)
她是我的國中同學、高中同學,從小她就有個執著的好個性,
只要是被她「感興趣」的事物,一定得給他搞出點名堂來,

以前國中時,他對於老師的虐政不爽時,
他不高興我們升學班為什麼一定要每天去跑操場(因為他自己不想跑)
然後就會給導師嗆聲,弄得老師眼眶紅紅!

高中時,有幸同班,我兩看著漂亮的木棉樹開花,一時興起,
兩個人拿著竹竿去把木棉打的像雪花一般,四處飄揚,
哇!真是太美了,而且還引來好多人探出窗來欣賞美景呢!
結果....被那個掃地區域的學姊抗議,並現場活捉兩位惡徒,
我倆就在上歷史課時,默默的去打掃剛剛種的惡果!

校園裡有著大批的麻雀,我們的興趣就是,一左一右,
來個左右夾攻,看著一批倉皇飛起的麻雀,就覺得好玩!

也常一起去學校的停腳踏車處,「借用」那些沒上大鎖的腳踏車,
到處探險去!

高中時,我倆覺得吹口哨好玩,喜歡練著吹口哨,
可是吹口哨會有個瓶頸,練到一定的高音之後,會吹不上去,
我們覺得練起來著實辛苦,但小瓶兒他就不放棄,
硬硬是給他練起來了,連上廁所都在練習,
還被女廁的人誤以為是男生,跟他說:「ㄟㄟ!你好像走錯地方了!」

高中時,我們一起參加怪怪的「自然科學研習社」,沒什麼社員,
一起去做了什麼明樊的結晶體...其他的有什麼成果就不記得了,
反正就是加東加西,嘗試各種不同的化學實驗,
但後來可能社員沒什麼發明的潛力吧,經營不善,倒社了!被迫轉行到口琴社!

後來呢,小瓶兒考上都市計畫與建築系,
曾經寄給我他做的小模型,和一些大模型的照片,
我心想,他喜歡弄東弄西,這到也跟他的興趣蠻符合的,

畢業後,小瓶兒回鄉下了,到建築事務所工作,我到覺得蠻學有所用的,
後來,意外的,突然覺得工作無聊,就轉行來搶我們的飯吃了--寫程式。
這一次到他家裡拜訪,看他還有模有樣的再家裡連線解決工作上的電腦問題,
可真是轉型成功!也寫起了Blog,真是比我還像個專業的電腦人士!

但是阿,他喜歡玩東玩西的本性還是不變,而且通常會比本業還執著喔!

種「非洲堇」是我看到的最新力作,種的非常好,甚至比我看到的許多花店都好,
真想拿一盆來養,但生性喜歡半陰及通風良好的非洲堇,可能不適合炎熱的高雄,
於是想想之後,便做罷!

但老實說,好羨慕小瓶兒在鄉下的工作喔,又可孝敬父母,又可學習新興科技,
還可養花兒蒔草兒,不像我家裡的書桌都早已堆書堆到快要崩塌了,
更重要的是都已經快被書本壓死了,還沒半點兒研究成果生出來~

在此時,看到她充滿創意的拿電腦桌的來養花,真是令我羨慕不已!

gg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Lab裡,聽到剛買完便當回來的學弟像發現新大陸一樣的說著...

「ㄟㄟㄟ..你說喔,我剛剛在『食憩時代』看到梁老師喔,而且他還在那裡吃晚餐喔,
他竟然沒有包便當回去吃耶,真是跟我們心目中的梁老師不一樣!」

另一位學弟提出疑問了,為什麼梁老師在餐廳吃便當會很奇怪呢,
學弟說:「因為我覺得他應該是要包便當回去吃,然後一邊吃便當一邊看paper呀!
不然如果要在餐廳吃飯,也應該要帶個paper去看,或是出個考題改個考卷阿!」

在一旁的我,聽來覺得頗為有趣,就問學弟:「梁老師在你們的心目中到底是怎樣啊,
他也是人耶,講的像神一樣!」但學弟還是一副不可思議的模樣!

我在想,梁老師的研究教學都相當的嚴謹,但他也是人阿!學弟這樣的認知,
好像把老師給神聖化了,而當老師感受到學生這樣的認知與期待或說是刻板印象時,
會不會也只能包便當回自己辦公室吃阿!說不定老師心中也期待和學生輕鬆的聊聊天呢!
所以ㄌㄟ,下次看到梁老師,趕緊趨前去打個招呼,一起吃個飯吧!

gg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前幾天,有四個大四生與我一起搭電梯,

A男:這學期好像沒學到什麼ㄋㄟ。
B女:....(沈默無語)
c女:有啦!我覺得財管至少可以學到一點東西啦!
D女:...(沈默無語)

A男:那這四年我們有學到什麼東西啊!
B女:...(沈默無語)
C女:...(沈默無語)
D女:...(沈默無語)

A男:好像都沒有耶,可能是我們成長的太慢了吧!
(完)

這樣的對話,聽在我心裡,覺得蠻有趣的,但也覺得真實,
以前,常常也這樣和同學們對話,但也沒有一個答案,

這也讓我想到,上上禮拜去參加先前任教學校 的畢業典禮,
主要原因是回去看看當時我當導師班學生們,
和他們聊聊,談談他們五年來的回顧,以及未來的期許,

聊天中,有同學想要轉外語系、繼續插大、轉念國文系、打算學美容,
此外,班上學業成績第二名的同學提到,他知道自己這幾年來沒有培養出一種能力,
所以他打算半工半讀,一邊唸夜間部,一邊找工作以磨練自己的能力。

雖然,過程中,不免對於自己的決定感到困惑迷惘,
但也真的好高興,他們都能夠當自己生命的主人,
開始學著為自己下決定,為自己負責任!

我想大學或五專這幾年來,校園除了提供婚姻仲介之外,
也透過各種課程及社團活動著去思考自己的專長和興趣,
並且在快要畢業之前,大家會開始定位,嘗試著尋找一些可能適合自己的路,
過程中,即便學的慢、成長的不快,但如果經由這一段摸索期,
可以讓自己漸漸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應該也算是一個不小的收穫!

gg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黑色的心情,黑色的封面!

一直以來,不喜歡黑色,
覺得黑色暗沈,沒生氣,
所以總建議Sharon不要穿黑衣!

但,現在,卻覺得黑,似乎可以提供一種安全感,
可以讓各種不同色調的心情,
一遇上黑,就看不到原來的顏色!
這是一種偽裝?還是一種安撫?


gg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還記的前一陣子到醫院訪談醫師,放射科醫師好心讓我們實地觀察,
診間裡是位由婦產科轉診到放射科的子宮頸癌二期的阿嬤,
剛進來時,阿嬤好傷心,還沒說話就開始掉淚,
醫師急忙為阿嬤說明解釋,並強調許多癌症病人治癒的例子。

過程中,護士小姐帶阿嬤進一個小房間檢查,
之後,拿著即時顯影的相機對著阿嬤拍了一張照片,
護士小姐說明這是阿嬤下次回診時,用來確認是否為本人用的,
等待照片逐漸顯影之後,我看了一眼顯影出來的照片,
照片中的阿嬤,擔心、害怕、絕望、無助,
這ㄧ幕讓我的心情也跟著沉重了起來。

接著醫師又持續跟阿嬤做解釋,我看著阿嬤漸漸止住眼淚,
稍稍能夠聽進醫師的話,但對於未來治療的情況,仍然有許多不安,
隨後,醫師對阿嬤的兒子做了些交代,結束了看診。

最近,我在想,那個阿嬤,不知道有沒有好一點了!

gg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Leon say:
絕地武士一方如同正統的醫學訓練
西斯的黑暗原力如同民間的偏方或氣功
安納金需要的是可以拯救愛人的力量或知識
但是正統的醫學無法提供他確定有效的解答時
他就只好選擇採用偏方

我們可以看到有一些得了癌症的病人
他們卻不積極接受治療
反而去練氣功,吃偏方
有的可以把病醫好
更多人卻是延誤了就醫
***************************************************************
是!我看到的七姐,他是一個癌症末期患者,
他目前就在練氣功,吃中藥,念經,
即便身體已經痛到幾乎信心瓦解,
但他還堅持不上醫院、不吃止痛藥!
因為他認為如果接受西醫的止痛藥,
就等於放棄自身的免疫力,
而後就讓止痛藥一一消滅身體的好菌壞菌,
就因為他不放心家裡的孩子,所以堅持以自己的毅力來面對癌症,

與他的先生(吳先生)聊到七姐的病,他說七姐真的很勇敢,
如果是一般人,早就受不了了,但是看在家人的眼裡,
每次只要他一痛起來,就是會覺得很不忍心,
ㄧ次在電話中,我問吳先生說:你還好嗎?七姐生病你所承受的壓力其實是最大的,
電話那一頭沉默無語,我相信吳先生一定很沉重,我心裡想,當家裡有一個人重病時,
全家人可能都需要一起去接受心理諮商,免的壓力過大,而讓身體承受不住,
讓其他人一起垮下。

七姐的看病經驗是這樣的

早在一個月前,七姐之前就是因為過於痛苦,
所以緊急去醫院做放射線治療,還找了某家醫學中心的癌症權威,
治療的兩次之後,醫師就放棄七姐了,醫師跟七姐說:醫師是人不是神!救不了你了,
你已經擴散到脊椎,有可能走路走到一半,腰就斷掉,人就死掉了,或是細菌感染...
七姐在這ㄧ次的傷害之中,心情久久不能平復,往後,他就不願意再到醫院看醫師了!

其實七姐的家人覺得她應該到安寧病房接受比較妥善的醫療照顧,
可是有一次七姐到安寧病房住了一夜,為了學習如何護理傷口,
但是那一夜裏,很多重病的人夜裡會長咳,發出不舒服的聲音,
讓七姐睡也睡不好,整個人體力驟降,於是隔天早早辦理出院,
事後,我問七姐怎麼一回事,他說:我是一個身體還可以的人,為什麼要去那裡等死!

*******************************************************************
Leon say:
黑暗的原力知識對絕地武士來說
他們不會認同那是一種知識
就跟正統醫學院醫生他們認為的醫學知識
是要寫在醫學相關書籍期刊才算
民間那些另類療法怎麼能算知識?
因為沒有經過科學嚴格的檢驗
那是一種黑暗的原力
也許可以把病治好
但更可能把病越治越糟
***************************************************************
我的省思:

醫師說的沒錯,他真的也只是人而已,所以也會有善人、惡人,也因而他會犯錯,所以,我們不能夠對醫師有過高的期望,畢竟他也不過是個醫學專業知識比我們還要精通的專家而已,他並不是一個菩薩,也不是一個聖人,所以,我們沒有權力要求他必須要具有慈悲心,具有同理心。真是這樣嗎?我不知道,但我只能這樣想,才可以理解他們為什麼會這樣傷害病人,不然為何沒能醫好七姐的病,還在七姐身上深深的補上一刀,他才會爽,這些醫師難道是嗜血的吸血鬼的化身嗎?

一直以來,總覺得諸如醫師或教師這一類直接面對人群,從事倫理或教育工作的人,應該在進入醫學或教學現場時,先檢定它是否有資格為一個適合的醫師和教師,如果沒有的話,為何要讓他進入現場,而後禍國殃民呢? 但我們的國家體制卻允許了這一類僅有醫療專業知識,卻不具備仁心的人進入現場,他賺走了錢,傷害了病人,輕拂白袍,人就走了?!搞什麼嘛!

在長期的醫療研究中,我們訪談了不少年醫師護士,的確醫師也提到,對於重症病人,最需要的是給予病人信心,至於病人所深信的民俗療法,不要抱持過於反對的態度,否則病人可能會隱藏採用民俗療法的事實,或者就直接不來看醫師了,曾聽過一個醫師的說法,他會跟病人說:「阿桑你中藥漢藥一起吃,恩ㄋㄟ卡有效!」我想如果能夠這樣,病人或許就可以比較放心一點了吧!而在一次的醫療現場觀察中,我也看到這位醫師從病人哭泣不安的當下,安撫著病人,給他信心,直到最後,病人才較為平靜的走出醫院,看到這一幕,我的心情隨之起伏,而後升起一股暖意,心裡直覺病人遇到這樣的醫師,真是幸運。

此外,如果醫師一直堅持固守自己的科學立場,而不願意進入病人的知識體系,以瞭解病人對於疾病所建構起來的俗民知識(平凡老百姓的在地知識)的話,那如何能夠真正治療好病人,讓他的心裡和身體能夠完全的康復呢?

gg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