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Daisypath Anniversary tickers Lilypie Kids Birthday tickers

目前日期文章:200711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以往上夜間部的課程,偶爾會碰到一些同學對我發言時,
語氣並不太客氣,甚或是在我上課時,台下一片鬧轟轟,

而遇到這種情況時,也通常有同學會當面喝叱那種同學,
命令他們:不要太超過喔!可是當下我總會弄得很尷尬,
我想這是我的能力不夠,才會讓同學想要挑戰我,
我希望有更高的智慧去像那些同學迎擊,讓他的疑惑得到滿意的答案,
並透過我的專業與教學態度,獲得學生的尊重。

今天,由於評鑑需要用到我的上課教室,
所以我們換了教室,在許多螢幕相隔的上課教室中,
同學一片吵鬧,但我倒是覺得程度上還可以接受(通常只顧到教室前半部),
結果,勃命演出到一半,突然同學大喊了一聲:尊重一點好不好!
嚇了我一跳,害我突然腦袋停格.....
而後同學又喊:老師抱歉,請繼續上課,
當我回神過來,立即止住了尷尬的感覺,繼續上課,

加油,小女子上這些老大哥的課,實在需要加把勁!

gg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這三天連續考試,搞的我頭很痛,
因為每班都一定會有同學作弊,
抓賊的感覺,讓我很不舒服。

話說昨天晚上的在職專班,
全部都是一群年紀很大的老大哥們,
課堂上除了專業知識的交流外,
我也尊重他們的社會經驗和知識,
不過,考試當時卻是一群人集體作弊,
多位同學都用投影片影印了小抄進考場,

唉,同學阿,我只要看你的眼神舉止,
我就知道你九成九有作弊意圖了阿,
為什麼還跟我玩這種遊戲呢?ㄘㄟ'

班上幾位老大個們小心翼翼的準備偷看,
讓我緊緊站在同學背後掙扎許久,
那時的心跳很快,不知道是否要破壞原本的默契,
他們年紀這麼大了,會不會被我抓了而覺得顏面盡失,
我到底該怎麼讓他知道我發現了呢?
快速的心跳讓我覺得頭很痛,

終於,我請同學們乖乖繳械,

不知道下次他們遇到我會不會尷尬,
或是應該尷尬的是我,無奈,
而我要如何處置呢?這也是個難題,

諸位睿智的前輩阿,你們通常會怎麼處理呢?
真的考卷零分計算嗎?

gg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他只是太專業了,
所以翻一下就可以瞭解,
而我對於翻一下卻覺得怕怕的,

他只是太習於看到病人及家屬的焦慮,
因此,學會了鎮定的面對,
而少了一點點的同理心,

我想,是我的要求和期待太高了,
所以,我要學著對醫師有信心。

gg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關於爸爸的攝護腺癌,

我們幫爸爸徵詢了幾位醫師,
從埔基的泌尿外科醫師開始,
台中榮總的泌尿外科醫師,
秀傳醫院的泌尿外科醫師,
高雄長庚的放射腫科軻醫師,
中國醫藥學院的放射腫瘤科醫師,
就這樣一家一家問,一科一科跑,
現在我又要跑台北和信的泌尿外科了,

我好希望有一家癌症醫院可以有多位醫師的會診機制,
讓我可以不要這樣跑來跑去,讓我可以一次聽到全面一點的資訊,
而不要跑到泌尿外科,我就感覺醫師很愛開刀,
跑到放射腫瘤科,我就覺得醫師預設我們要做放射線治療,

我們都是第一次面對,其實很多都不懂,
可不可以跟我說的清楚一點,可不可以檢查做仔細一點,
可不可以把外院的病歷及影像資料看清楚一點,
讓我對於爸爸的治療決策可以更清楚且有信心一些。

gg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最近的晚上,常在閱讀攝護腺癌資訊後睡著,
夢中,不知經歷了哪些事情,
醒來,弘弘說我整夜一直說著夢話,
不斷說著開刀好還是不好之類的話,

原來,焦慮會趁人睡著時偷偷跑出來,
也才發現,原來自己真的處於焦慮中,
我還以為自己很鎮定呢!

gg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昨天,我們又轉戰到中國醫藥學院的放射腫瘤科,
主要在於先前醫師判定爸爸的攝護腺癌期數為第三期,
在經過徵詢多位醫師的意見之後,認為擴散的可能已大,
因此採行放射線治療會比動手術來的更適合。

雖然已經到處徵詢其他醫師的第二意見,
我還是希望醫師可以再次針對病歷資料清楚的檢視,
然後提供完整的建議,讓我確認這樣的決定是適合的,
但,這次中國的經驗,還是讓我有點期待落差。

約八點半,見到醫師之後,醫師簡單看過爸爸先前的病歷資料,
隨即詢問我們對於治療決策的決定,
醫師說明可能的採行方式包含:開刀、荷爾蒙療法+放射線治療,或是放射線治療,
於是,在有點不理解的情況之下,感覺上好像自己作了爸爸的醫師,
幫忙下了個決定:決定採行荷爾蒙療法+放射線治療,

我很困惑,這樣的檢視是否已經叫做清楚瞭解爸爸的情況了?
還是醫師清楚我不清楚,這只是我自己太過著急的問題,
每次,總有新的事物讓我不瞭解,但又有急迫的決策逼迫我決定,
就像我不瞭解為什麼需要先採行荷爾蒙治療?
似乎也沒有聽到醫師有說明,並提到相關副作用,
我好困惑,但我們仍然很著急是否會延務病情,所以就做了這樣的治療決策。

接著,我又詢問醫師是否需要重新採行指診,他沒有回應,
我問醫師,是否需要檢視過去的影像掃瞄資料,他叫我去X光室把資料copy進去,
我詢問是否有必要做進一步的檢查,例如MRI(核磁造影),以更進一步確認癌症擴散情況,
於是醫師就幫我爸安排MRI檢查,似乎也沒再多說什麼。

接著,就開了兩週的荷爾蒙藥片,以及兩週協助排尿的藥片,
下週一進行MRI檢查,下下星期一看報告,過程中,醫師會向健保局申請荷爾蒙的針劑,
待申請下來之後,每月打一針,四個月之後,再進行兩個月的放射線治療。

回家之後,我還是很困惑,並沒有因為做決定而安心,
主要原因在於我和醫師的互動經驗下,醫師並沒有讓我放心,
我思考,醫師有沒有必要讓我安心?是我太擔心了嗎?
我有沒有太囉唆?我還能做什麼?這樣做好不好?還有沒有更好的方法?
雖然我對於攝護腺癌有漸漸清楚,但也每次的就診都讓我模糊,
我的心中還是一團亂。

回家之後,思考了兩個方向,一個是爸爸的健康及生活,一個是再尋求醫師徵詢第二意見,
關於爸爸的健康及運動問題,朋友們建議氣功、外丹功...
但是目前鄉下都沒有這樣的活動,還需要再去詢問看看,也要爸爸有意願去參與。
關於飲食健康的問題,這個很重要,可是很難改變,鄉下總有著很多醃製食品,少有魚類食物,
忙於工作的爸媽,也沒有太多精神關注在飲食習慣的調整,這個或許交給大姐來安排吧!

在第二意見的徵詢上,我又上網找到了「台灣攝護腺癌防治協會」,打個幾個電話和癌友詢問之後,
想等待下週的MRI檢查報告出來之後,再申請影像資料到台北和信的泌尿外科醫師張樹人醫師詢問,

在這期間,稍微探詢爸爸對於攝護腺癌病友會的參與意願,如果爸爸願意的話,和那些病友聊一聊,
我猜想,可能會讓爸爸好過一些,希望能幫助爸爸找到一些支持的力量,
讓爸爸有堅定的信念來面對未來可能的疾病問題,並能重新找出生命的快樂與自在。

gg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