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Daisypath Anniversary tickers Lilypie Kids Birthday tickers

目前日期文章:200911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Nov 20 Fri 2009 13:32
  • 搬家

以往,一直逐學校而居,也一直認為這是正常的事情,渾然沒有適應的問題,而最近又因為暈車不適的問題,我終於又搬家了,這次是搬到學校附近的面山處,環境尚可,但近來的陰雨天,確實增添了不斷搬家的陌生淒涼感。

第一個家 山上的家
小時候,住在南投的山上,地處偏僻,連電話都沒有,上學要走很遠的山路,再搭公車到校,曾經幻想山上到學校是個溜滑梯,這樣就可一路溜到學校去,而不用天天爬山路了,但同樣的,煩惱的是若是可以溜到學校,鐵定要更費力的從學校再努力爬回山上才有可能隔天再溜下去,但既然是幻想,那麼我也期望學校一樣可以溜回山上的家,總之夢幻溜滑梯,是我上下學之際,走不動時的夢。
這裡是我成長的地方,也是我居住最久,最喜愛的地方。

第二個家 山下的奶奶家
直到上國中之後,因為學校有輔導課,爸爸每天都必須騎機車到山下的站牌接我回家,但每天這樣的接送很不方便,後來就考慮直接住在山下離站牌不遠的奶奶家,不過,奶奶一個人住,比較怕麻煩一些,所以對於我的到來,也沒有相當歡迎,但也沒有不歡迎,只記得節省的奶奶不喜歡我不小心把燈開著就睡著了,而我又是個怕黑的膽小鬼,所以沒住多久,我就又搬家了。

第三個家 埔里某書局的頂樓加蓋
這是在國中旁邊的一間小書局,有個極窄的樓梯通到頂樓,這個住家一樓是個小書局,地下室才是廚房等活動地點,二樓是房東一貫道的聚會地點,地下室經常會飄出濃濃的中藥味,其實我很怕這怪怪的味道的。頂樓有兩間木板隔成的房間,每間分別住了兩位家住偏遠地方又需要夜間上輔導課的同學們,大家只有在假日才會回家,平常上課就住在這裡,我對這裡的印象是,房子真的很簡陋,是用木板拼起來的,木門關起還會有乖乖聲,後來我們的房間門還整個給垮了下來呢!其實我也麻怕那裡的,因為房子太簡陋讓我覺得居住不安全,而鄰近大路旁,我總幻想著樓下會不會哪天就出了車禍,會讓我看到車禍現場,或是安全帽整個飛到三樓來呢!真是恐怖的怪想法。

第四個家 高中宿舍
高中之後,考到了台中的學校,所以必然的住了宿舍,在這裡,才是真正人生的開始,有很多愉快的生活,很棒的同學及學妹,大家一起在8人一間的宿舍,因為人多多,我終於不再害怕了!

第五個家 大姊台中的宿舍
落榜之後,我的爸媽把我臭罵一頓之後,繳了五六萬的學費給某某補習班之後,我就搬到台中跟大姊同住,開啟了另一個重考生的生涯,但沒幾個月,補習班財務危機而倒閉,補習班告訴我們台南店還倖存,看看我們要不要移交給台南店,跟著幾個同學一起下台南看看之後,差點就要又住到台南去了,不過因為同學的爸媽不放心那兒的環境,所以我們就回到台中,再轉到其他的補習班,不過補繳了兩三萬的補習費。

第六個家 補習班的考生宿舍
因為換了補習班,也記不清楚為何又住到補習班的宿舍,上個補習班因為沒有提供宿舍,所以才跟大姊同住,而這個有宿舍,我又住進了宿舍,4人一間,也有考高中的小重考生,另有兩個有工作經驗的考生,我們就住在一起,這裡的地板是水泥的,室友睡覺會掛蚊帳,比較特別的是那個小考生當時去傳統技藝展覽的地方認識了一位賣文石的有家室男生,後來就跟他一起住在外面的飯店好幾天,回來之後,男生給了承諾說會跟家裡的妻小說明,並也幫他租了一個郵政信箱,作為聯繫之用,而我的小室友開始變的充滿不顧一切的幻想,那當下的我,對於這樣的結合(15歲與約40歲的愛情)充滿不理解,當然後來住在西螺的小室友,就放棄學業,被媽媽強制帶回鄉下進行隔離了。

第七個家 大學宿舍
在台北唸書,想必然也是住在大學的宿舍,這是棟9樓的宿舍,女生三四樓,五樓以上就全部是男生,宿舍非常的潮濕,我有些書籍都發霉了,在這裡,我養了不少的小動物,包含:養魚、養狗、養鳥,舍監老師要是知道我這麼做,鐵定會抗議的。

第八個家 研究所外宿
我又回到中部的鄉下唸書了,這次租在學姐介紹的地方,原本住在三樓,後來樓下的學長畢業,我就換到二樓,這裡租金很便宜,一個月2000,不過房東太太大概因為租學生,所以也沒多做安全性的投資,所以二樓三樓的窗戶和陽台都沒有加裝鐵門或鐵窗,一樓的後門是玻璃門加喇叭鎖,說真的,這裡我也住的蠻不安心的,因為附近都是農家或農田,夜間,其實很偏僻,樓上的學弟在研究室留的晚的話,我就會有點兒毛,在這裡我不再擔心車禍什麼的,但因為在鄉下,我就擔心壞人或毛毛蟲等東西入侵,也是蠻不安的。

第九個家 台中教書的外宿
這次直接跟學校的同事一起住,也是個便宜的地方,一個月房租2500,這次有管理員,所以安全上都沒有顧慮了,我終於不再疑神疑鬼了,也漸漸習慣這裡的生活,但後來我又唸書去了。

第十個家  博士班的外宿
到了高雄,因著學姐的介紹,我住到了他的樓下,雖然是三樓,不過因為在山旁邊,所以三樓是還是旁邊人家的下面,所以這裡永遠沒有日光,白天都需要開燈,隔著窗戶的石綿瓦人家似乎生活模式不單純,我經常隔窗偷窺或偷聽,甚或因為他們半夜吵架而被吵醒,我的家與他們,僅格一牆,但經常有凡間與地獄的感受。隔壁鄰居的奶奶平常撿垃圾,照顧著被關的兒子與跑掉的媳婦的小孩,小女孩經常的被打罵,後來兒子出獄了,因為沒有工作,所以經常向老媽媽要錢,要不到錢或喝醉酒就出手打人,而老媽媽也會不甘示弱的哭鬧或互罵。小女孩上國中之後,交了一個看起來很像小太保的男朋友,開始打扮的很豔麗,也經常下午就拿著小提包出門,我真的擔心小女孩沈淪自己。這家人,好幾次的夜晚喝酒吵架打罵老人或小孩時,我都很想報警,但是我們幾乎在同一個入口,就在一樓的左邊與右邊,擔心自己的雞婆會出事情,所以就這樣隔窗的看到了另一個世界,想像力很高的我,也經常的受到無關於己的,卻又感受逼真的打罵(雖然不是在罵我,但因為偷聽得太清楚,當下也會有心靈受傷的感覺)。每每下雨天,我就會想說,他們住在那裡好嗎?會不會漏水?小女孩如果來跟我一起住,會不會好一點,我如果報警,會不會有改變,奶奶看起來很像是年輕時代也是從事特殊行業的感覺,他們的人生將會如何走下去。
後來樓上有人畢業,我就搬到了六樓去,自此,就不再清楚聽到了小女孩的家事,也因為高於旁邊的小土丘,終於住在真正的樓上了,窗旁有一個大榕樹,榕樹的果子成熟時,經常有不同的鳥類來進食,是個很棒的角落。

第十一個家 教書地點旁的大樓
我畢業了,又重回到以往的教書學校,這次,租了兩房一廳,在一個很棒的大樓,樓上一樣有我以前的室友,不過我在四樓,他在八樓,這裡環境很好,每天可以被太陽叫醒(向東邊),房東也提供了各種家具,除了愛人無法相聚之外,真的像個溫馨的家,不過,住了半年之後,為了我的愛人,我又要搬家了。

第十二個家 桃園的同學家
因為匆忙換工作到北部,來不及找房子,恰巧同學舉家移民,有房子空了出來,我就在那裡住了一個月,這裡離學校還算近,每天忙碌在教學工作的我,真感恩有一個安全的地方可以居住,但是,想到住太久不好意思,所以一個月之後,我就搬家到鶯歌了。在這裡特別值得記錄的是,我經歷了人生最寒冷的一個冬天,因為在高雄住了五年,畢業後的這個冬天特別的冷,也可能從高雄換到桃園,又在陌生的城市,經常手指頭快冷到麻木了,還是得繼續認真備課。

第十三個家 純樸的鶯歌大樓
這裡是台北縣,可是卻是一個被遺忘的城市,這個街上沒有半家生機飲食店,唯一找到一家,白天卻關起燈來,大概是也沒人會上門吧,直到我走進之後,老闆才開燈,當然我看到這麼沒人氣,沒幾秒鐘就溜了。住在一個還算新的大樓的頂樓,房東的家全部裝潢成木頭色,擺東西的空間極多,住起來算是很方便,但後來房東急著賣屋,在我們不在家的時候,偷偷帶人去看屋,還把鑰匙交給仲介,經過一番理論,我們覺得沒再繼續住的必要,就搬家了。

第十四個家 結婚的家
這段期間,我結婚了,大家都會問新房在哪,我想兩個人租的屋子,也能算是新房吧,所以我就在客廳的立燈上貼了個囍字,代表這裡叫做新房,在這裡住了一年半,依台北的空間來說,這裡的環境已經算不錯,因為安靜和採光好,就已經算是很棒了,但是租金不便宜,一個月要18500,雖然,住在公館文教區或天母的同事都說,很便宜很便宜了啦,同事還說,他們天母的車位一個月租人家6000,所以我們算便宜了啦。我想房東也可能有便宜給我們,但是,對於薪水不算太高的我們,感覺在台北市生活,要存錢真的很困難說,更不要說未來可能的孩子、車子、屋子等五子慢慢加入之後的哈錢生活。
而在台北這戶具備千萬價值的小小屋居住到上個月之後,我們又決定搬家了,其實已經醞釀很久了,因為我從來沒有克服過我的暈車問題,住在台北,我需要搭學校的交通車往返台北桃園,而從小連坐機車都會吐的我,每每在搭校車之後,就得頭痛想吐個一個晚上,除非在校車上有幸運的睡著,才可以免除這樣的不舒服,基於此,我們又搬家囉。

第十五個家 桃園學校附近的大樓
這次,我真的累了,也感覺自己真的老了,原來我也會有適應問題阿,一直以來的租屋,我都以就學或工作地點為主要考量,所以租了,就自然適應且習慣,但從開始準備成家之後,才知道連租個房子住,都無法協調出兩個人的最佳住點,舉凡從:台北市、板橋、樹林、新莊、桃園、龜山、鶯歌、三峽、新店等等,都成為我們居住的候選地,也沒那個地點具備最佳的條件。也因為身體的無法適應,目前暫且居住在龜山,但不確定的生活,卻讓我不敢再為任何居住點投入太多的心力與感情,未來的我,究竟該屬於哪個城市,我們該住哪裡好,我一點也不知道,只知道這第十五個家,應該不會是我最後的家,也是個不知道將住多久的家,而阿弘也開始將目標轉移到三峽的遠雄造鎮上,但我對於那個到處充滿著三十幾層樓高的超高大樓,其實心裡的壓迫感還尚未解除呢!

gg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近年教學上, 不曉得是自己的調適不良還是教學問題,
經常感到學生的上課態度非常的自我中心,
有些行為我認為應該要感到不好意思,但學生卻不那麼認為,
常常想,我自己以前當學生的時候,是不是也給老師這樣的感受?

學生遲到了半個小時以上,進教室不會偷偷摸摸的坐到角落,
而是坐在顯眼處,並且開始吃起早餐,
在老師引用洪蘭老師對於台大醫學院學生上課態度的範例之後,
還可以大辣辣的說這叫做節省時間,下一堂課還是繼續吃早餐。

上課時,學生手機響起,必然引起老師與學生的注意,
但學生還是會在老師面前接起電話。

有一個學期上課,其中有很多位同學經常上課時帶著耳機聽課,
雖然不知道有沒有在聽耳機,可是從不知這樣的行為非常沒禮貌,
在忍無可忍之際,我提醒了學生這樣行為給人的感受並不好。

電腦課,學生經常開著喇叭大聲聽音樂,並邀請三五好友一起欣賞,
在老師講課時,一群人仍興奮的嬉鬧著,我思考以前學生時代上課如果同學間有事,
會互相傳紙條,因為不好意思講話,上課如果無聊,就只在課本上亂畫,
現在的學生,是否曾經上課時,還需要傳紙條?

我常常想,這樣的態度,是因為對於我才會這樣,還是這是普遍態度?
如果學生抱持著這樣的態度學習、畢業、就業,
未來的他們,真的能夠成為一個企業器重的好員工嗎?

在大學中,需要花多少的精神來適應抑或改善學生的學習態度?
和其他老師談論著這種情況,他說他的嚴格甚或責罵,似乎讓學生態度比較積極,
這讓我思考究竟需要對學生呈現什麼樣的嚴格指正才會有效果呢?
而這樣的效果又能持續多久。

觀看學生的態度時,我也經常想到,是不是需要調整和學生互動的方式,
或是把這樣的普遍現況歸於時代的變遷呢?

gg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