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Daisypath Anniversary tickers Lilypie Kids Birthday tickers
星期五,開開心心準備上台北約會去,
很期待,因為好久沒有好好放鬆一下囉,
星期六日,我們準備到烏來走走...

一路上,先搭公車到景美捷運站,再轉捷運到新店站,
接著又搭了四十分鐘的公車,就到烏來了,
剛好正中午,天氣熱到一個不行,
在烏來街上吃了個簡單的中餐之後,
正常到烏來應該是要泡湯的,可是大正中午的,一點也不想泡湯,
所以就如原本所規劃的「爬山去」,
買了點零食之後,開始步行前往我們的目的地:離烏來好幾公里處的內洞森林遊樂區,
那麼爬到那裡的目的是什麼呢?其實也沒有,就是走走囉,不然台北好像也沒什麼好玩~
不過,有著好心情,而且跟心愛的人在一起,就開心囉~

走了大約兩個小時,終於到了目的地了,
們晚上的住宿點是一家叫做「堤岸紅塔」的民宿,
這家民宿我們一年前來過,感覺蠻清靜的,很適合我這種怕噪音的習性,
晚上就在民宿的咖啡店點了「紅燒牛腩飯」以及「鰻魚飯」,
我本來吃是點鰻魚飯,可是吃了一口之後,我覺得有惺味,
所以就賴皮的換來了「牛腩飯」,
為了表示我們的支持,兩個人吃到一滴不剩,
吃完之後,開心回民宿裡面翻雜誌、看電視。

悲慘的事情漸漸向我倆逼近...

大約在晚上十點左右,我們想要就寢了,
打算明早去內洞森林遊樂區走走,吸收森林的芬多精,
可是上床之後,習慣晚一點睡的我,一點也睡不著,只好下樓看電視,
不過,整個晚上我覺得很納悶,為何今晚這麼想上廁所呢?
睡覺前已經上了三次廁所了...
心理沒想太多,還高興那是腹便呢~
可是睡到半夜,突然肚子好痛,再跑一次廁所,
覺得肚子好痛喔,一直按摩肚子,還是止不了痛,
回到床上一點都沒睡意,看到身旁的弘弘已經不見了,
不知道他怎麼搞的,需要的時候就消失了,
下去上廁所喝水時,才發現他自己睡在樓下的床上,
回到床上,一點睡意也沒,全身痛痛的,怎麼躺都不舒服,真希望天趕快亮~

隔早,勉強從樓上拖著全身不舒服的身體下樓,剛坐在樓梯口,
弘弘問我:你睡飽了沒?
我說:不飽,肚子好痛喔,全身每個毛細孔都不舒服,
他說:我半夜東西全部都吐出來了,我也很不舒服,本來還想叫你起來照顧我呢!

這時我們才確認,我們兩個可能是吃壞肚子了,
至於是什麼東西讓我們吃壞肚子,也不太確定,
懷疑那個鰻魚是因為中午我們吃的食物都是蔬菜,
吃壞肚子的可能性不大,
牛腩的可能性也不大,因為民宿女兒也吃牛腩,但他沒事,
...

早上向民宿媽媽求救之後,吃了他不知名的愛心藥丸之後,
再吃一點點稀飯配鹽巴,回房睡到快十二點,
弘弘問我要不要繼續多住一天,
我說不要,我們回台北,可以好好照顧自己,
繼續待在這荒山上,等一下病死在山上也沒人知道,
於是勉強打理行李,及請民宿女兒幫我們叫往烏來街上的計程車,
本想在烏來看病,可是那兒只有診所,假日不開,也沒藥局,
勉強搭車公車晃到新店,在烈日下,兩個意識不清的病人,
用意志力拖著極度不舒服的身體到處找藥局,
結果不是沒開,就是藥師沒上班,到屈臣氏看到一堆藥名,
也不知道自己該吃什麼東西,真要命!
心理暗罵~~搞什麼,這就是繁華的台北嗎?不要再虐待我們了,
於是弘弘擔心我們繼續找下去會更不舒服,決定先搭車到古亭站(師大附近),
那兒比較繁華,可能比較有機會找到藥師給我們建議,
古亭站到時,快要走出地下道時,我一直唸著:藥局!藥局!藥局!!
哇!是真的,一出地下道,就看到「藥」!!!是真的,
高興的快要哭出來了,急忙向藥師求救,說明了我們的病史之後,
藥師建議我們不要吃止瀉藥,身體自然有恢復能力,若往後有發燒之後,
則要儘速就醫,所以建議我們買一些補充的營養品而已,
我們買了腸粉(好菌已經被殺死了,補充好菌用)以及粉狀點滴(補充體力),
兩人走到公車站牌,快速打開這兩種神奇仙丹,先各吃一份,
坐在公車上,不知道是心理作用,還是真有幫助,覺得好一點了,

到家之後,很快的,兩個人即倒在床上,昏睡過去,
睡了很久,天都黑了,起床吃了一點點清粥之後,
老實說,意志力還是叫不動身體,全身一點力氣也沒有,
而且全身都酸痛,每一個毛細孔都覺得痛,竟然連脖子都會抽經,
第一次看到脖子的經會動,真神奇。(弘弘則是大腿抽經,可能兩個人都有點失水過多吧!)
過程中,我們一直互相對映病症,看看兩個人是不是狀況,
神奇的是,還都差不多呢!

弘弘很擔心我,所以說要帶我去萬芳醫院掛急診,
可是我說沒力氣走到醫院,所以我不要去,
又繼續睡了一陣子!當然過程中也持續吃那兩種神藥,
然後也吃安麗的乳酸菌,過程中,弘弘為了讓我好好睡覺,
他救乖乖的開著一盞不刺眼的小燈,看著雜誌,實在是很窩心的小孩。
不過我睡了一下子,就醒過來,醒來之後,頭痛好像好很多了,
但就是還沒有力氣就是了。

整個晚上,就這樣,兩個人,一身的不舒服,睡了好久的覺,
星期一早上九點半,起床後,我覺得好多了,
跟弘弘宣布,我已經好了,全部好了,
結果,今天他還是全身軟軟的,並懷疑我怎麼好的那麼快,
我當然是驕傲的說:身體強壯,所以流程跑得比較快阿!

不過他是覺得昨天我太慘了,他用過多的意志力支撐以能夠照顧我,
而且他也吃了比較多的禍源,所以還沒好是正常的,
他說,以後...他再也不要撿些別人疑似不新鮮的食物了,哈,這是指以後不幫我吃剩菜剩飯嗎?

現在,下午快要六點,感覺一切都好多了,而弘弘則還在進行整個生病的流程,
目前症狀是:全身流汗+頭痛+眼睛很酸,正在睡覺中,
希望他快快勇起來,能夠有力氣陪我去吃晚餐!
創作者介紹

gghuang

gg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ksharon
  • 真是苦命的小孩…怎麼最近你出門遊玩,不
    是下雨就是遇到飲食問題呢?不過,我出去
    玩玩再回家後,也是會全身軟軟的好一陣
    子,然後特別的累,也需要睡好幾天的覺來
    補充體力就是了!
  • gghuang
  • 是阿,近來只要出遊,就會帶「賽」,
    不知道是不是意味著:「只適合乖乖在家唸書」...
    口連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