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期商週提到,出生於印度的「夏鮑文」連續六年被全球外資法人票選
第一名的亞洲半導體分析師,他在總部讓他自由選擇工作地點的時候,
他決定返鄉,一圓他長久以來「三代同堂」的夢想。

就像鮭魚一樣,年輕時代奮力遊向大海,但成熟後必定迴游至故鄉。
曾有專家研究,促使鮭魚返鄉的,就是「銘刻」在牠身上的孵化區水質氣味。

昨天清晨醒來,我跟弘分享了一個時空錯置的夢,我夢到我要陪全家人去遊樂區玩,
可是我看到媽媽穿著高領短袖的毛線衣,我建議媽媽不要穿這麼熱的衣服去玩,
可是他好像很堅持要穿的樣子,我心理想,都是我太忙,沒有空陪媽媽去逛逛街,
買買新衣,他一定很期望我陪他去買一些好看的衣服。可是後來大家準備好之後,
我突然想到,我要去醫院訪談,沒有時間陪他們去玩,這讓我覺得好愧疚。

弘跟我說他也做了一個夢,他夢到自己在家裡前面的檳榔樹下養羊。

我想我們兩個都得了「很想回家」的病。

小時候,很羨慕那些台北的親戚,總覺得他們衣著光鮮亮麗,皮膚白晰,
不像我們總是黑黑髒髒的,所以那時候,我是很羨慕他們的。

長大唸書告一階段後,我又很努力的逃避到城市工作的可能,
於是選擇了在一個不太繁華的台中市郊教書而不是到熱鬧的北部工作,
隨著工作的忙碌,回家的時間很少很少,而後再繼續求學,一樣很少回家,
總是以忙碌為藉口,但真的好想多陪陪爸媽,

因為....我好擔心他們漸漸變老!


創作者介紹

gghuang

gg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