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嬤,民國10年出生,現年86歲,
85歲之前,是個超健康、超節省、會抽煙、會大聲說髒話的阿嬤。

近幾個月來,身體急遽下降,連續出入醫院數次,
上個星期三突然緊急進入加護病房,陷入昏迷,
瞬間突然很多親戚到埔里基督教醫院關心阿嬤,
很少回家的我,也再阿嬤生病之後,每隔兩個禮拜就回家一次,
希望可以看看阿嬤,再回味一下那溫馨的三字經從阿嬤口中跑出來,
還好,星期六去加護病房看阿嬤時,他已經會開始講粗話了,真感動!

曾幾何時,講粗話變成阿嬤健康的新指標,以前總覺得這個阿嬤講話怎麼那麼粗魯,
三句不離三字經或是一字經,突然,阿嬤變虛弱了,又好希望她大辣辣的坐在椅子上,
聽著他毫不掩飾的說常道短,姑且不論內容是否精彩,
光是欣賞著阿嬤的發語詞,就已經讓我們笑到肚子痛了!

近日來,看著他老人家身體急遽下降,隨之而來的照顧問題,
實在是讓我感觸良多!

第一次回家,原本自己住的阿嬤已經搬到三叔家修養,
那次的假日狂風暴雨,突如其來的大水擋住往三叔家小路,
無法去看漸漸虛弱中的阿嬤,只能打電話要他好好照顧自己,多吃多睡多加油!

第二次回家,阿嬤住進普通病房,早上去醫院看他的時候,
阿嬤經神有點恍惚,似睡似醒,著實讓人擔心,
身體也很難吸收養分,不斷拉肚子,鎮日打著點滴,
感覺阿嬤的狀況似乎不太好。

第三次,阿嬤住進加護病房,前兩天陷入昏迷,
大姊和妹妹星期三四就請假趕著回家看看阿嬤,我則到星期五晚上才回家,
所幸,星期六早上,阿嬤已經好多了,意識也相當清楚了,
接著,今天(星期一)將要轉到普通病房照顧了。

在期間,爸媽和三叔們商量著阿嬤後續的照顧問題,
大伯和爸爸認為三叔是阿嬤親生,所以阿嬤最信任的人(三叔)來決定後續的照顧問題,
理想上,最好是由媽媽和嬸嬸輪流照顧,
但三嬸由於以往和阿嬤相處上相當不合,說什麼也不願意照顧阿嬤,唯一方法就是送養老院,
媽媽雖然不忍心看到阿嬤在如此抗拒養老院的情況下被迫住進養老院,
但嬸嬸擺明不管事,所以若媽媽心軟的話,
則所有的照顧之責,將會落到媽媽手中,當然這樣的結果也不見得是我所樂見。
總之,基於總總考慮,目前爸媽對於(住進養老院)此種決定也無可奈何的配合接受。

但我覺得,爸媽對於這種決定過度消極,雖然阿嬤對於非親生的爸爸有極差別的待遇,
不過,不論好壞,也總是把爸爸拉拔到大,因此,我還是覺得同樣是兒子,
也應該有責任一起關心阿嬤。

我跟媽媽說:你們希望以後我們怎麼照顧你們?你們老了希望住進養老院嗎?
這樣的答案放在心中,並且以這種心態來對待阿嬤就好了。
當然了,這樣的言語中有點責備爸媽的消極態度,
因為我認為這是他們應盡的責任。

不過,後來,我再想想,現在面臨到這些問題,
爸媽及三叔三嬸願意做多少?有能力作多少?
我想每個人都很掙扎,但仍會有一把尺,衡量著自己的甘願程度,
而這是從以前到今日的種種的恩怨所累積而成,
其中的酸甜苦辣,我想並不是我能體會到的。
因此,我著實沒有立場說什麼話,

若真要老媽來照顧,勢必做好長期抗戰的準備,
那麼是否我會希望媽媽來承擔這種沈重的壓力呢?

唉,這種種親情的結套疊在一起,無意的引起我生活中的煩惱。
創作者介紹

gghuang

gg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