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我們又轉戰到中國醫藥學院的放射腫瘤科,
主要在於先前醫師判定爸爸的攝護腺癌期數為第三期,
在經過徵詢多位醫師的意見之後,認為擴散的可能已大,
因此採行放射線治療會比動手術來的更適合。

雖然已經到處徵詢其他醫師的第二意見,
我還是希望醫師可以再次針對病歷資料清楚的檢視,
然後提供完整的建議,讓我確認這樣的決定是適合的,
但,這次中國的經驗,還是讓我有點期待落差。

約八點半,見到醫師之後,醫師簡單看過爸爸先前的病歷資料,
隨即詢問我們對於治療決策的決定,
醫師說明可能的採行方式包含:開刀、荷爾蒙療法+放射線治療,或是放射線治療,
於是,在有點不理解的情況之下,感覺上好像自己作了爸爸的醫師,
幫忙下了個決定:決定採行荷爾蒙療法+放射線治療,

我很困惑,這樣的檢視是否已經叫做清楚瞭解爸爸的情況了?
還是醫師清楚我不清楚,這只是我自己太過著急的問題,
每次,總有新的事物讓我不瞭解,但又有急迫的決策逼迫我決定,
就像我不瞭解為什麼需要先採行荷爾蒙治療?
似乎也沒有聽到醫師有說明,並提到相關副作用,
我好困惑,但我們仍然很著急是否會延務病情,所以就做了這樣的治療決策。

接著,我又詢問醫師是否需要重新採行指診,他沒有回應,
我問醫師,是否需要檢視過去的影像掃瞄資料,他叫我去X光室把資料copy進去,
我詢問是否有必要做進一步的檢查,例如MRI(核磁造影),以更進一步確認癌症擴散情況,
於是醫師就幫我爸安排MRI檢查,似乎也沒再多說什麼。

接著,就開了兩週的荷爾蒙藥片,以及兩週協助排尿的藥片,
下週一進行MRI檢查,下下星期一看報告,過程中,醫師會向健保局申請荷爾蒙的針劑,
待申請下來之後,每月打一針,四個月之後,再進行兩個月的放射線治療。

回家之後,我還是很困惑,並沒有因為做決定而安心,
主要原因在於我和醫師的互動經驗下,醫師並沒有讓我放心,
我思考,醫師有沒有必要讓我安心?是我太擔心了嗎?
我有沒有太囉唆?我還能做什麼?這樣做好不好?還有沒有更好的方法?
雖然我對於攝護腺癌有漸漸清楚,但也每次的就診都讓我模糊,
我的心中還是一團亂。

回家之後,思考了兩個方向,一個是爸爸的健康及生活,一個是再尋求醫師徵詢第二意見,
關於爸爸的健康及運動問題,朋友們建議氣功、外丹功...
但是目前鄉下都沒有這樣的活動,還需要再去詢問看看,也要爸爸有意願去參與。
關於飲食健康的問題,這個很重要,可是很難改變,鄉下總有著很多醃製食品,少有魚類食物,
忙於工作的爸媽,也沒有太多精神關注在飲食習慣的調整,這個或許交給大姐來安排吧!

在第二意見的徵詢上,我又上網找到了「台灣攝護腺癌防治協會」,打個幾個電話和癌友詢問之後,
想等待下週的MRI檢查報告出來之後,再申請影像資料到台北和信的泌尿外科醫師張樹人醫師詢問,

在這期間,稍微探詢爸爸對於攝護腺癌病友會的參與意願,如果爸爸願意的話,和那些病友聊一聊,
我猜想,可能會讓爸爸好過一些,希望能幫助爸爸找到一些支持的力量,
讓爸爸有堅定的信念來面對未來可能的疾病問題,並能重新找出生命的快樂與自在。
創作者介紹

gghuang

gg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