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爸爸知道自己得了攝護腺癌,
我們全家就積極找尋適合的就醫方式,
終於找到了可以信賴的和信並進行開刀,
在開刀之後,爸爸需要進行半年至一年的休養,
開到一兩個月之後,爸爸的身體復原情況非常良好,
不過,爸爸的生活調適和心理狀態卻是相當需要加油。

在開刀之後,爸爸隨即回山上休養,
修養的過程中,爸爸產生了失眠及胸口悶的問題,
很多次上醫院掛急診,到衛生所、地區醫院、回和信醫院、上萬芳醫院...
看了腸胃科、泌尿科、心理科、精神科、找人到家裡按摩....
每一科的醫師都說爸爸的身體復原情況非常良好,
並且和信的張樹人醫師(爸爸的主治醫師)也說爸爸一點都不需要吃藥,
也沒有什麼藥需要開給爸爸吃了。

可是爸爸的身心還是呈現緊繃的情況,
這幾個月來,爸爸的照片中,全都是皺著眉頭,愁眉苦臉的模樣,
幾乎完全的不開口,就連大伯遠地到山上探訪爸爸,
爸爸也沒有出房間跟大伯問候一聲。

恰巧,這陣子是家裡一年來最忙碌的枇杷採收季節,
媽媽成天忙著山上的農務,雖然已經很用心的關心爸爸了,
可是畢竟成天在山上工作,也無法一直在家裡陪爸爸,
而平常沒有運動習慣的爸爸,生病之後,更是不太習慣運動,
所以近來爸爸整天都覺得睡不著,排尿有困難,大便也不太大得出來,

爸爸的身體影響心理,我們很擔心長期下來造成憂鬱症,
因此,我們幾個孩子們們急著解決這樣的問題,
目前決定弟弟先跟公司請假約兩個月,回山上幫忙採收枇杷,
並且先讓爸爸短期離開讓他煩憂的農務,
所以,上個星期,媽媽先帶爸爸上台北修養,
暫時住在大姑姑家,接著,媽媽就繼續回山上採枇杷,

而這一個禮拜之內,我們心裡都希望媽媽先放下山上的工作,
就把他交給弟弟,然後上台北陪著爸爸養養病,
但媽媽總放心不下山上的工作,
我們一直跟媽媽強調爸爸的健康遠重要於山上的工作,
所以,即便今年的枇杷採收不即而爛掉了,造成損失了,
這些都沒有比爸爸的病來的重要,
但,每次打電話回家push媽媽上台北時,
總感受到媽媽的無奈與壓力,

雖然我不甚了解媽媽的心情,
但我猜想媽媽雖放心不下在台北的爸爸,
但山上的工作也是他生命中重要的一部份,
這樣的重量,似乎不是說放就可以放的下的,
山上的工作是一種壓力,也是一種感情的寄託,
這幾個月以來,當媽媽面對著面容愁苦的爸爸時,
山,是唯一可以靜靜跟他對話的對象,
山,也靜靜的撫慰著常常默默流淚的媽媽,

現在,我們逼著媽媽上台北照顧爸爸,
這樣做對嗎?這樣做公平嗎?
我想,是不是應該更尊重這陣子身心和爸爸一樣俱疲的媽媽,
我們不想強迫爸爸,也希望爸爸盡快好起來,
但,我們有資格這樣強迫媽媽嗎?

我們總認為爸爸生病,媽媽是比較能夠照顧的到爸爸的,
因此,也期望媽媽可以在我們在外地工作的時候,
多多幫忙照顧爸爸,然而,這是一種義務嗎?
在爸媽生活互動的過程之中,以往,爸爸花了多少心思體恤媽媽的辛苦,
這樣的生活點滴,媽媽的心理最清楚,

而今,在多方壓力之下,我想不要再強迫媽媽了,
要讓媽媽自己決定自己想怎麼做,
我想,這樣會好一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ghuang 的頭像
gghuang

gghuang

gg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