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天早上十點,中部地區的兩位攝護腺癌協會的朋友上山拜訪爸爸,
兩位伯伯們都很熱心的分享自己的生病和運動經驗,
希望能夠為爸爸帶來一些鼓勵和生活方式的指引。

整體而言,爸爸身體復原狀況還好,但就是整天無精打采,
唯有朋友來訪,才可以明顯聽到爸爸一如平常的聊天聲,
否則平日的爸爸幾乎是無言、穿著睡衣看電視、躺著或睡著。

一直思考該如何給爸爸幫助,可是真覺得好困難,
因為,我們出門在外,無法觀察爸爸的生活需求和生活態度,
也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夠讓爸爸的生活態度更樂觀一些。

聽媽媽說,爸爸知道自己開刀後無法清除乾淨,
還需要採行荷爾蒙治療,所以他的心情又變的不好。

這點我覺得很不瞭解,原因是開刀之前醫師就說「可能無法清除乾淨,還需要輔助療法」,
難道病人都是健忘的嗎?還是病人會習慣性的選擇自己要的資訊,忽略了整體資訊的瞭解,
讓爸爸清楚知道自己的疾病,這是我們一開始的決定,也是醫師給的建議,
我認為這樣是好的,因為隱瞞只會增加病人的過度懷疑,所以我一直要爸爸自己清楚自己的現況,

但比較糟的是,在爸爸開刀後的住院其間,大家都給予爸爸一種訊息,
就是:「割掉了就沒事了,一切都沒事了!」
對於這樣的訊息傳遞我也覺得不安,因為這不是事實,
我和弘弘討論過,爸爸的病並不是沒事,往後還需要做治療,不是嗎?
但在爸爸現在虛弱的時候,我還需要火上加油嗎?想想,就先暫時不要再提往後的事情了,
果真,造成了爸爸一廂情願的認知。

在生活上,身為子女的我們並不辛苦,辛苦的是媽媽,
媽媽擔心爸爸白天睡覺晚上會睡不著,所以工作之餘會回家看看爸爸有無在睡覺,
媽媽擔心爸爸青菜吃不夠,所以會在吃飯的時候特別叮嚀爸爸多吃青菜,
媽媽擔心爸爸水喝不夠會引起痛風,所以會要爸爸一天喝掉三千CC的水,
媽媽又擔心爸爸半夜睡不好,又趁半夜爬起來偷偷看看爸爸有沒有睡好,
媽媽也擔心爸爸運動不夠,所以白天會一直督促爸爸多去走走,

而這一些的關心和叨唸,對於爸爸而言,他是滿心不情願,因為他覺得什麼事情都要造媽媽的意思作,
而在客廳聊天之中,爸爸很明顯的表達:什麼事情都要照著你們的意思做喔!
我說:爸爸,那麼你自己有沒有比較希望的作法呢?還是你自己的生活打算怎麼過呢?
他說:還沒ㄌㄟ....
這句話的訊息太少,我的解讀是,不想遵照別人的方式過生活,但自己也還沒找出生活的秩序。

我盡可能的提供醫療上的資訊和病友團体的關懷、大姐提供營養上的補充、弟弟每個假日分擔山上的農務,
媽媽負責了沈重的照顧工作、妹妹和二姐則盡可能的回家幫忙和關心爸爸,
大家都很盡心盡力,可是,我一直覺得好像沒有做到事情的核心,

因為,儘管我們很努力,花了很多的時間在各種跟爸爸相關的事物上,
可是,目前的爸爸每日仍然是無精打采,了無希望的樣子,
到底該怎麼做呢?親愛的爸爸,你需要什麼東西,是我們可以做的到的呢?
創作者介紹

gghuang

gg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