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對弘,不爽至極,
氣的我半夜直發簡訊狂吠不已,
弘也迷糊中進行抗辯,
我則一個不爽,關機伺候,
直到今天戰火尚未停歇,

晚上,一則「我回台北加班」的簡訊,
看起來才令人覺得溫和一些,
不然今天一整天氣到肚子都快爆炸了,
我才回「要不要回家」
他回「也可以阿,妳呢?」

但當時的弘正在新竹往台北的火車上,
如果回南投家,又要馬上往南坐車,
太累了,決定下個禮拜再一起回家吧!

晚上,很有默契的不談昨天不愉快的事情,
要弘留下卡號,讓我上網購物,
就當成是一種懲罰吧!
創作者介紹

gghuang

gg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